05
2020
03

意识能从科学角度解释吗?意识可能是一种“物质”

科学为什么不能解释意识?这是当前科学界面临的重大科学挑战。

意识的形成和形态非常复杂。到目前为止,科学家很难从科学的角度解释它是如何从大脑的凝胶组织中出现的。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科学挑战。它由1000亿个细胞组成,每个细胞与10,000个其他细胞相连,从而建立了约10万亿个神经连接。

我们在理解大脑活动及其对人类行为的影响方面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解释所有这些活动如何产生感觉,情感和经验,神经元之间传递的电信号以及化学信号如何传递疼痛和对血液的恐惧?

越来越多的人怀疑使用传统的科学方法可能永远无法回答这些问题。幸运的是,有另一种方法可以最终解决这个难题。

20世纪的意识不是“严肃科学”的主题

在20世纪,人们禁忌询问神秘的意识内部世界。这不是“严重科学”的主题,但是它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通常认为意识是严格的科学问题。工作人员低估了研究挑战的深度,认为我们只需要继续检查大脑的物理结构以了解意识是如何产生的。

但是,意识形成问题与任何其他科学问题都根本不同。原因之一是意识是不可观察的。研究人员无法洞悉一个人的内心,看到他们的感受和经历以及意识会动态变化。仅从第三人称角色观察,我们没有理由假设意识是什么。

当然,科学家习惯于处理不可观察的事物,例如电子太小而看不到。但是科学家假设一些不可观察的实体来解释我们观察到的现象,例如闪电或云室的轨迹。但是在特殊的意识状态下,可能无法观察到需要解释的事物。我们知道意识的存在不是通过实验,而是通过我们对感觉和经验的直接感知。

那么,您如何从科学的角度解释意识呢?当我们处理观测数据时,我们可以进行实验以验证我们观测到的内容是否与理论预测相符,但是当我们处理无法观察到的有意识数据时,该方法就会失败。科学家可以做的是扫描人们的大脑,并根据他们关于个人意识的经验报告,将不可观察的体验与可观察的过程联系起来。

例如:通过这种方法,我们可以确定隐形饥饿与大脑下丘脑之间的相关性,但是这种相关性的积累并不等同于意识理论。我们最终想解释意识体验和大脑活动之间的关系。为什么下丘脑的这种有意识的活动与饥饿紧密相关?

事实上,正如英国达勒姆大学的科学家菲利普·戈夫(Philip Goff)在他的新书《伽利略的错误:新科学的基础》中探讨的那样,我们对标准的科学方法难以应对意识感到惊讶。意识现代科学被明确设计为具有排斥意识。

伽利略在“现代科学之父”伽利略之前,科学家们相信物理世界充满了色彩和味道等特征。但是伽利略希望获得有关物理世界的纯粹定量科学。因此,他提出这些特征实际上不在物理世界中存在,而是存在于意识中,他认为这是科学领域之外的概念。

意识是东西

20在1920年代,英国哲学家贝特朗·罗素(Bertrand Russell)和科学家亚瑟·爱丁顿(Arthur Eddington)认为,物理科学并没有真正告诉我们问题的实质。

这种观点听起来有些怪异,但事实证明,物理学仅限于告诉我们物质的行为,例如:物质具有质量和电荷。这些物质通过行为吸引,排斥和抵抗加速度得到了完整的描述。物理学没有告诉我们什么哲学家称之为“物质本质”,物质如何存在以及它是什么。

事实证明,我们的科学世界观中存在漏洞,物理学使我们完全不知道问题是什么。罗素和爱丁顿的建议是用意识填补这个漏洞。

结果就是“泛心论”,这是一种古老的观点,即意识是物质世界的基本和普遍特征,但是泛心论的“新潮”缺乏前一种形式的神秘内涵。精神或超自然的事物,但是物质可以从两个角度来描述,物理科学从行为的角度来描述物质,但是物质是由意识组成的。

这意味着意识就是物质,甚至基本粒子也表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基本意识形态,但是需要考虑到意识的复杂性是不同的。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马的意识远不如人类的意识复杂,而兔子的意识并不比马的意识复杂。随着生物变得越来越复杂,意识可能会在某个时候突然消失,但也可能只是消失而并非完全消失,这意味着即使电子也具有意识的微小元素。

泛中心主义为将意识整合到我们的科学世界观中提供了一种简单而优雅的方法。严格来说,它无法测试;意识的不可观察性意味着,任何超越纯粹关联性的意识理论都是严格的,言语是无法检验的,但我相信可以通过推理来证明这一点,以形成最好的解释:泛神论是将意识融入人类的最简单理论。科学故事。

有福网

« 上一篇 下一篇 »